Fanshukan.com 读书首页 玄幻小说 女性言情 排行榜
返回书页 本书目录 发给朋友 复制网址 收藏本书
 翻书看小说网 -> 都市 -> 文理双修
背景颜色 文字尺寸 文字颜色 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卷 吊车尾家族的头号人物 第三十二章 意识流(十四)

“genesis(创世纪),inthebeginninggodcreatedtheheavenandtheearth(起初神创造天地).andgodsaid,lettherebelight:andtherewaslight(神说,要有光,也就有了光).”
  李三思看着面前的厚厚的牛皮纸旧约,脑袋一片空白,陈琛旭这小子,一个若有若无还附带点神秘的推测,让自己从排斥到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终于抵抗不了万一概率的诱惑,捧起了圣经研究,自己的这本圣经也是遥远年代的产物,是他十几岁的生日上父亲送给他的礼物,不过李三思一直以来,都认为格林童话要比圣经有趣好看的多,所以这本圣经也和那些有着丰厚文学营养却相对枯燥的书本一样,被他埋在了几近报废的书柜里。
  李三思并不是喜欢看书的人,对他来说看书还不如看一部泡沫肥皂剧清闲写意,书纸上淡淡的纸墨香味和记载着一个一个快乐悲伤故事的文字,总让他想去逃避,懒至心底的逃避,因为无论什么书,都有和数学物理化学这类啃脑袋学科一样的书香味,让他看着就觉得公式在眼前不断的幻化,忒累!
  而肥皂剧就不一样,轻松休闲,犹如清新而至的风,又像低语呢喃的海,为社会注入一股活力的元素,为紧张压抑的学习和工作带来一丝安慰,缓解了无数脆弱心灵承受的压力,促进了劳逸结合风气的演进,为许许多多长得帅气漂亮的男孩女孩提供了安逸的就业环境,解决了就业压力,开拓了新市场,为影视行业带来新兴发展的挈机,由此可见,肥皂剧的横行是多么的好啊!
  以上的说辞是李三思偷看电视被他母亲揪着耳朵逮个现行的临时演讲,慷概激昂,口沫横飞,但是在母亲坚持把他的右朵当古旧电视调频转了一个大半圈之后,李三思放弃了抵抗,捧着绯红的耳朵乖乖的回了房。
  无论是肥皂剧,电脑游戏,外出聚会...在母亲强大的揪耳攻势之下,都会像海浪吞噬沙滩城堡一样瓦解的七零八落,所以李三思就只能像被困在笼子里的小鸟一样,对着外面精彩的世界摇头晃脑,徒叹奈何。
  随着嘴角不断滴落的口水,泛黄的书页被逐渐的打湿,李三思歪着头靠在一边,嘴里传来呼呼的鼾响,看书看睡着是他家常便饭的事情,同样的情况不止出现在这本圣经之上,数学,物理,化学这三门学科他从来就是捧着书睡得死去活来,英语因为有着花花绿绿的图片还能稍微吸引下他,但是如果超过半个小时他同样睡得死去活来。
  李母每隔一个小时就会来他房间例行巡查,然后再捏着耳朵将趴在桌上吐着泡泡的李三思揪起来,顺手来个360度调频,李三思就会瞬间神采飞扬,扯过一本书专心致志的看起来,一副标准的三好学生模范姿势。
  而现在,李三思突然惊醒过来,客厅里电视的响动依稀传来,显然母亲还没有过来,而且在双休日时间,李三思的休假时间还是没有被剥夺,若不是他现在为了魁地亚奇挑战赛的名额而埋头苦干,大可出去和他父亲看那些老美的火爆枪战片。
  李三思拍拍被书页挤压出凹凸痕迹的脸颊,抹去嘴角的口水,意犹未尽的匝匝嘴巴,整理一下刚才在睡梦里的思绪。
  他并不是偶然苏醒过来的,对于他这样的懒人来说,睡熟了之后除非被母亲揪醒,亦或者被他床头那个叫声像美国轰炸日本时拉响的防空警报一样的闹钟吵醒之外,几乎是不可能突然惊醒的,即便是半夜尿都快憋到临界点了也保管他睡得像木乃伊一样的神态安详。
  但是刚才出现的偏偏是特殊情况,他的梦里里充斥着莫名其妙的东西,像是一个个排列整齐的鸡蛋,又或者是一列列三角塔一样的数字,同时还有一条条鸭子一样颤巍巍连成一条线过去的“2”。
  这些东西,是数学么?
  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某个国外白胡子都能在睡梦里得出苯环的方程式,而自己却只能梦到一条条如同唐老鸭一样的过河的“2”,特别是这些对自己吹鼻子瞪眼睛满眼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2”,竟然熟视无睹的飘过自己注视的眼帘,得意地消失在雾蒙蒙的远方。
  李三思一手托住圣经底部,一手捻起厚厚的边页,将书本折弯,大拇指在叠起的书页侧面推移,书页快速翻舞着,给他一种数钱的快感。
  如果手里的真是一大叠的红脸蛋,这种厚实的感觉,假如是真的,那自己恐怕做梦都会笑醒吧。李三思合上手里的圣经,随意的置于一边,轻轻地叹了口气,自己竟然听信陈琛旭的预感,马上面临期末的时刻,还在看与课本丝毫无关的圣经,魁地亚奇比赛的名额三大重点高中人人趋之若鹜,甚至不少的执绔子弟们还会动用父母在海山城错综复杂的关系,想方设法的为自己争取一个名额,争来争去,什么时候才能轮到自己这种就连考试都排在年级末尾的超级差生呢?
  李三思想到王梓,又想到严玉,这届的魁地亚奇,这两个人一个优秀,一个家族势力雄厚,想必早已在参赛榜榜上有名了,剩下的五十二人扳着指头数也知道属于第三高中的王牌级人物,任何一个论家世论成绩都比得上十个自己,而自己想去争取那个名额,不过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望而不可及罢了,还是死了这条心,专心的看书以应付即将到来的期终考试好了。
  想到这里,李三思深吸一口气,再次把数学抽了出来,刚翻开一篇,李三思翻书的右手定格了般僵持在半空,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他眼前发生。
  面前的书本明明是代数的第三节,可是李三思看着书上一个个的数字符号,突然感觉到陌生起来,这种陌生感就好像自己从来不曾认识这些文字图形和数字,眼前书页上面的内容开始慢慢模糊,就像是自己的意识被抽离至了脑海的最深处,对表面的物体和周围的环境的感知逐渐降低,而脑海的深处却有一些东西在慢慢的汇聚扩大,李三思像进入了一个从来不曾进入的境界,脑海里模模糊糊的有些东西,像是包含了成千上万内容的信息流,这些信息流在他脑海以难以置信的高速奔腾流窜,像一匹匹驰骋纵横的野马,如西班牙接踵狂奔的牛群,又像是铺天盖地宏观盛大的流星雨,以闪电般惊人的速度,沿着错综复杂的神经,细枝末节的朝着大脑中枢冲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