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shukan.com 读书首页 玄幻小说 女性言情 排行榜
返回书页 本书目录 发给朋友 复制网址 收藏本书
 翻书看小说网 -> 都市 -> 养个女儿做老婆
背景颜色 文字尺寸 文字颜色 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五十一章 花花女人心


  钻进白飞飞的圈套后,大强轮番向女人们敬了一圈酒,除了白飞飞、赵燕和陈红喝干自己的杯中酒之外,刘芳和秦枫找了个借口自己没喝却让大强喝干了。大强似乎还不是很过瘾,又跟桌上的男人们喝了一圈。
  跟小孙喝酒的时候,大强拿腔拿调地说“小孙好好干!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说完逼着小孙喝干。
  小孙红着脸说:“周总,我不会啊,喝了这杯酒就出不了门了。”
  大强眼睛一瞪:“周总敬你的酒你也敢不喝?男人不会喝酒就跟女人不会化妆一样,没法出门。不会喝就得多练习!”
  陈红马上反驳:“谁说女人不化妆就出不了门?你大谬!”
  大强呵呵笑道:“我不是说不化妆就出不了门,我是说不会化妆,差一个字意思就差大了,比如说,你不化妆,你就把功夫放在修心上,本色自然,心灵美,这更有难度。”
  陈红故意小脸一板道:“你小子是不是拐着弯骂我长得丑啊?”
  大强赶紧说:“不敢不敢,我的确是觉得你本色自然,有人格魅力。”
  陈红笑着骂道:“你小子那学的这套啊,还人格魅力,就跟那些个局的那小官员似的,刚当个处长就觉得自己是玩政治的,不遵纪守法,却天天把人格魅力挂在嘴边,切!”
  众人闹了一会,大强一看酒喝得差不多,让服务员打开音响开始鼓动赵燕跟王一跳舞。这时,刘芳说她家孩子还在家要先走,一听刘芳要走,秦枫也跟着说自己晚上还要上节目也要跟着刘芳一块儿走,白飞飞一听秦枫要走,也站起来说:“不早了,头都晕了,我跟你们一块走。”
  秦枫看了看白飞飞说:“你再玩会儿吧。”
  白飞飞坚决地说:“不玩了,头晕,一起走吧。”
  刘芳一带头要走,陈红、王一也纷纷起来告辞。大强似乎也没了兴致,嘴上咋咋乎乎地说:“怎么这么早就走啊,还没跳舞呐。”嘴上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穿衣服。
  王一主动说:“我送陈红走吧,刘芳跟我不同路。”
  大强说:“我和赵艳和小孙一块走。”
  陈红对安铁眨了眨眼,笑着说:“你小子艳福不浅啊,美女都归你了。”安铁咧着嘴笑了笑,心里直叫苦。
  每一次组织聚会总要费挺大的劲,聚会一完,说散人总是呼啦一下就散了,退得比潮水还快。把刘芳送回去后,安铁头也没回地对着后坐正在亲热说笑的白飞飞飞和秦枫说:“白大侠,我先送秦枫,然后再送你好吧?”
  白飞飞不经意地说:“不用了,刚想起来,我还要到附近看一个朋友,不顺路,我就在这里下吧,你送秦枫就行了。”
  秦枫说:“送你吧,这么晚了?”
  “不用,你们走吧,别管我了。”白飞飞说完,打开车门径直走了。
  安铁和秦枫看着白飞飞的背影好一会都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秦枫突然说:“要不我也自己打车走吧,你去忙你的。”
  “这么晚我忙什么忙!你要回家还是去广电?”说完踩下了油门。
  “广电。”
  一路无话,到了广电搂下,安铁把车停下,等了一会秦枫却没有下车的意思。安铁看看后视镜,发现秦枫坐在后坐上悄然流泪。
  六月的大连, 夜晚还是有点凉。一阵风吹过来,安铁缩了缩脖子,然后把车窗摇上。
  安铁想起与秦枫刚刚认识的日子。
  那时候,秦枫已经是这个城市颇有名气的主持人了。在许多郁闷而躁动的夜晚,听着秦枫亲切的声音,飘荡在欲望都市的每一个角落,那时安铁印象中声音好听的女人通常都长得不好看,但秦枫的善解人意和对都市生活的那份从容还是让安铁很佩服。自从一次采访认识了秦枫后,安铁发现秦枫就像这个城市一样,时刻都在给人新奇的体验,秦枫的美丽和后来相处时秦枫时刻变化着的内心,就像这个动荡的都市一样,深深吸引着安铁。
  几乎没有理由和迹象,安铁就和秦枫交往上了。爱情的产生总是需要机缘的吧,他和秦枫冥冥中互相联系着的那根线是什么呢?
  安铁想不清楚。他只是想起和秦枫在一起时候,那些飞快流逝的快乐和迷茫的时光,已经容入了自己的生命。和白飞飞不同,在最初和白飞飞相处的一段时间,对安铁来说,白飞飞就如同一个和他一起站黑暗中那个深渊里的同伴,当安铁在深渊里孤独地下坠,已经感觉不到光亮和温度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在身边说,你落到地了,不用怕,还有我陪着你呐。白飞飞就是这个使他对世界的感官复苏的人。而秦枫是在安铁回到正常生活的轨道后,使安铁的细胞开始跳动的那人。
  安铁想起刚认识秦枫不久,他骑着一辆破的自行车,天天到广电旁边的中山公园等秦枫。这个海边城市地势起伏不平,交通状况却很好,很少有人骑自行车。虽然安铁表面上自负得不行,内心还是很自卑的。他没有钱,没有地位,更没有事业。他不过是同事眼里刚入行的小记者,一个文化圈里装酷耍帅的文学青年,一个熟人眼里还算努力上进的外乡青年。 安铁索性故意把自己打扮得破破烂烂的,一条十几块钱的破牛仔裤到现在他还穿在身上,不过洗得到是挺干净。安铁装得理直气壮地穿着破衣烂衫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出席各种场合,包括跟秦枫的约会,加上安铁那种对抗性极强的性格,居然成全了安铁在众人眼里的所谓诗人和艺术家形象。
  生性羞怯自卑的卢梭曾经在《忏悔录》里说:“我既没有社交界的派头,又不善于做出这副派头,也不惯于受这种派头的约束,而我偏又不由分说地被拖到社交场中,于是我就想了一个办法,采取一种我所特有的派头,免得我学一般的社交派头。我那种愚蠢而扫兴的羞涩怎么也克服不了。我的羞涩即出于害怕失礼,我就决心去践踏礼俗,使我的胆子壮起来。害羞使我愤世嫉俗,我不懂得礼节,就装作蔑视礼节。这种与我的新的生活原则相符合的粗鲁的态度在我的灵魂里成了一种高尚的东西,化为无所畏惧的德性。”安铁一想起老卢说的这些话就想笑,感觉这话就跟自己说的似的,“难道我现在的处境跟十八世纪老卢闹思想启蒙运动时的处境相似?”
  如果不是社会现实的无情提醒,安铁差点就把自己的乖张上升到了思想的高度。**!我们连十五世纪文艺复兴的时代都赶不上,现在那些狗娘养的知识分子除了抄袭论文和男盗女娼之外,基本都成了被体制腐烂的肉体和土大款养得白白胖胖的蛆。他们一边獐头鼠目地拿着纳税人的血汗钱,一边和既得利益阶层打情骂俏,还文艺复兴,复***兴。
  让安铁感动的是,秦枫从来没有嫌弃过安铁。安铁经常用他的破自行车带着乐呵呵的秦枫四处兜风,连一起吃饭和玩,通常都是秦枫坚持付帐,刚工作没多少钱的安铁即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又很感动,秦枫还总是乖巧可人地安慰安铁:“你以后发达了,可别辜负我啊。”总是使安铁一个小男人的自尊心在适当的时候得到满足。那时候,安铁常常安慰自己,秦枫是自己的老婆啊,跟自己的老婆不用这么计较吧。实际上他常常在心里计较,唯一能做的只有自己加紧努力,干出一番事业,好好对待秦枫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对秦枫的补偿。
  安铁把头靠在座椅上,出神了半天才被一声车喇叭声惊得回过神来,他的车挡了别的车的道,安铁赶紧把车挪了挪,停下来,往车后坐看了看,秦枫已经擦干了眼泪,也坐在那里出神。一向意气风发的秦枫此时已经没有了神采,美丽动人的脸蛋憔悴了不少。安铁的心软了下来。声音柔和地说道:“要不要我送你上去?”
  秦枫回过神来,似乎对安铁笑了一下,说:“不用,我自己上去。”
  看着秦枫走进广电大门的背影,安铁若有所失地把车开上了大道,安铁打开车窗,六月的晚风凉凉地吹在脸上,远处似乎有一只鸟的影子孤单地闪过,安铁心里纳闷,哪来的鸟啊,很多年没在城市看到过鸟了。